<map class="cthpo5qps"></map>
    1. <var class="cthpo5qps"></var>
    2. <colgroup class="cthpo5qps"></colgroup>

    3. <tfoot class="cthpo5qps"></tfoot>

        1. <bdo class="cthpo5qps"></bdo>
        2. 湖州AG自動化科技有限公司-電話:0572-5484121首頁 | 聯係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設為首頁 | 手機站
          湖州AG自動化科技有限公司

          產品目錄

          聯係方式

          聯係人:業務部
          電話:0572-5484121
          郵箱:service@yingfoo.cn

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> 新聞中心 >> 正文

          弱化直接幹預 推基準價改革

          編輯:湖州AG自動化科技有限公司   字號:
          摘要:弱化直接幹預 推基準價改革
          國家發改委價格監督司前司長李鐳在2014年藥交會上前瞻未來醫藥價格改革的發力點,直言未來須通過理順醫藥價格建立醫療機構合理補償機製,重點在於讓醫院建立合理的補償機製,另一要點是無論醫療、服務價格和藥品價格,都應該力促其趨於合理區間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在李鐳看來,藥品價格改革要處理好政府與市場關係,政府要改進藥品價格管理方式,弱化對藥品價格的直接幹預。更重要的是,藥品基準價格改革迫在眉睫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改變流通差率和最高零售價成突破口
           
          長期以來,藥品的監管,離不開政府與市場的雙重作用,這從中國社會醫療保險製度,政府控製藥品支出費用上可以體現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李鐳建言,未來的藥品價格改革,須處理好政府與市場關係,要擺脫管與放的簡單循環。過去是管然後放然後再管,下一步不是簡單的放。政府調控與市場調節並存,但呈現此消彼漲態勢。政府調控弱化,市場力量不斷加強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具體來看,政府要改進對藥品價格的管理方式,減少直接幹預。“改變流通差率和最高零售價雙控或是突破口。差率控製容易誘導醫療機構追求高價藥。”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對此,今年4月國家發改委在內的8部委已作出探索,開始拿低價藥“開刀”。針對治療某種疾病的同種藥品中,費用相對較低的常用低價藥品,取消原政府製定的最高零售價,改為控製日常使用費用上限標準。政府確定低價藥品日均費用標準和低價藥品清單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在此政策背景下,決策層還應加強部門協作,在原料、注冊、價格管理、采購、臨床、醫保支付、質量監督等環節完善保障體係,並改進價格管理。對用量小、市場供應短缺的藥品,國家定點生產、統一定價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李鐳認為,還應持續完善采購辦法,對納入低價藥品清單的藥品定價以省為單位集中采購。省級藥品集中采購機構將具備相應資質條件的生產企業直接上網,由醫療機構網上采購交易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在宏觀監控上,他認為相關部委應繼續加大政策扶持。“工信部怎麽引導?藥監部怎麽審批?這都需要跟進。人社部、衛計委還應加快醫保付費方式改革,調查醫療機構和醫務人員主動節約成本,優先使用低價藥品的積極性。”
           
          推進藥品基準價格改革時機已經成熟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在理順政府與市場關係上,更重要的一點在於,推進藥品基準價改革的時機業已成熟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事實上,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要深化醫藥衛生體製改革之後,李鐳就不止一次公開建言藥品基準價改革,這一議題在去年12月引發熱議。根據媒體報道,國家發改委曾在當時舉行過醫藥價格座談會,透露藥品價格管理模式將從“最高零售價”轉向“基準價”管控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通俗地說,基準價模式,就是通過對藥品實施定額醫保支付,患者選擇不同價格的藥品,超額部分由患者自付,藥企主動開展價格競爭,形成更為合理的藥品價格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李鐳分析稱,推進藥品基準價格管理改革的含義,一是政府部門間接調控,引導市場價格,形成藥品價格管理基礎;二是藥品購銷雙方通過市場競爭,形成具體交易價格的基礎;三是藥品基準價成為藥企製定市場價格、醫療機構收取費用和醫保部門支付的依據;四是藥品基準價成為患者選擇藥品的參照或依據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在他看來,接下來的藥品基準價格管理力求建立四種機製:一是市場競爭機製;二是市場價格發現機製,醫院成為采購主體,能夠在市場中發現藥品的真實價格;三是費用控製機製,這主要涉及醫保部門,包括如何合理地使用醫保費用;四是消費製約機製,患者可以選擇不同價格的藥品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在上述機製下,醫療機構有藥品收益權,可以得到實際進價與基準價格的差價;醫保部門有支付權,可按藥品基準價格或者一定比例確定具體支付價格;藥企有定價權,可高於基準價格製定最高零售價,但高出基準價部分由患者自付;患者對藥品有自主選擇權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不過,實行藥品基準價格管理需要有一定條件。李鐳表示,這幾個條件分別是:第一,價格主管部門放棄藥品差率控製,改變藥品最高零售價管理,價格主管部門組織有關部門製定發布藥品基準價格;第二,改進藥品集中招標采購製度,實現“招采合一”、“量價掛鉤”;第三,醫療機構公布同一品種不同價格的藥品;第四,醫保部門公布藥品具體支付標準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除了基準價改革,延伸至 醫療服務價格,李鐳表示,還應當進一步發揮市場作用,滿足市場多元化個性化需求,放開非公立醫療機構醫療服務價格,執行與公立醫院相同的支付政策。
          上一條:2-氟肉桂酸:最好的新型痔瘡外用藥 下一條:暫時沒有!